我与海院共成长001|陈一端:相遇在冬季 携手共迎春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17 22:37:11   打印本页

  编者按:今年,学院将迎来百年华诞。为了做好庆祝建校100周年宣传报道,展示百年树人取得的历史成就、成功经验,进一步激励广大师生、全体校友回望历史、展望未来,我院从2月16日开始举办“我与海院共成长”征文活动。首期,让我们一起聆听来自党委书记陈一端的成长故事

  我的母校也是陈嘉庚先生创办的著名航海学府,我的许多校友是优秀的船长,他们驾驶巨轮,穿过惊涛骇浪,航行于地球各个角落。1990年,芒果树开花的时节,我从集美航海学院毕业了。二十岁的我,喜欢穿红色T裇,打开行李箱,所有的T裇只有一个颜色:中国红、鲜艳的红。毕业季,我独自一人背上行囊,拉着行李箱到蛇囗的赤湾上船,开始我的航海生涯。

  驾驶的第一艘远洋巨轮是大标轮(M.V. GreatPrize)。就如同这个船名的含义一样,我的人生起步就是一个很大的奖赏。

  二十岁的我,脸上仍然满是稚气,但在船上我排在船长、大副、二副之后,是船上很有份量的人物,英文职务叫Third Officer(officer就是军官的意思)。这得感恩母校的培养,使我获得工作的资本。当然,职位只是一个施展才能的舞台,重要的是个人如何出彩。我们的船开往阿拉斯加的港囗,船长告诉我,到港正好遇上美国海岸警卫队(US CoastGuard)对我们船舶的年检。因为上一个年度年检时这艘船的救生和消防设备存在一系列缺陷,被海岸警卫队列入黑名单,这次我必须做好准备,让年检圆满通过。航行途中,每天下班后我都加班整理和修复我管理的每一件设备,直到我自己满意。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的船靠好了码头,海岸警卫队的官员上船了。我在舷梯囗迎接他,一路上我用流利而且标准的英语与他聊起来,他不光检查船上的设备,还问救生艇上给每个人准备了多少淡水。我知道这是《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公约)有规定的,幸亏我记得很清楚,所以我告诉他法定的储存量和我亲自多储存的量。他很开心,在每个项目上都写上V.G.(VeryGood),年检圆满过关了,他还向船长夸奖我,说中国的年轻人很棒。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因为我请他喝铝罐可乐起的作用。船长那天从码头上打电话回香港公司,报告这艘船从黑名单上消除了,也向公司表扬了我。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年检历来被认为苛刻,但其实只要咱们的水平够高,也可以是一次愉快的交流。我当时心里一直感谢母校安排了那么多英语课时,还配了那么好的英语老师给我们。

  我们的巨轮接着驶向加拿大的温哥华港。进港时引航员是Earl Emery先生,他曾是一位风趣的拖轮船长,对加拿大西岸BC省星罗棋布的岛屿和水路十分熟悉。我们从维多利亚引航点开始一边指挥操控着我们的大船,一边亲切地聊天。靠码头时,船位还差一小点儿距离,他对我说:Give her a kick.(给她踢一下)。我笑着复诵他的命令:OK, Give her a kick, Sir.我打了一个微速前进的车钟,机舱做出了反应,主机转速表刚有速度,我马上把车钟拉回StopEngine位置。船妥妥地靠好了码头。要知道,他说踢一下,这在我们的车钟令中是找不到的。因为默契而愉快的合作,后来我与他成了好朋友,维多利亚引航站好几位引航员也成了我的朋友。

  如今,中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囯。我们有庞大的商船队,驾驶这些巨轮,航行于世界各地,作为国家友好使者的船员,都是我们这样不畏狂风巨浪的人。我们走到哪里,都是祖国的形象代言人。祖国强大了,咱们国家自己建造的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船到达外国哪一个港口,老外都对咱们竖起大拇指,猛赞China!

  对我来说,航海的年代过去二十五年了。我在三十三岁那年成为厦门港的一员,管理世界第十四大集装箱港口,每天迎接那么多到港的巨轮,心里真切地感受,祖国强大了,我个人也成长了。

  2019年11月,我的人生航道再次转向,来到了海院,成为一名师者,担负起立德树人的神圣使命。现在又恰逢疫情防控大战,对学院党委和我本人都是一次大考。我愿与各位同仁、同学并肩而立,在大战中践行初心使命,努力转疫情防控事件之危为提升管理水平之机。我相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在全院师生员工同心同行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定能够打赢疫情防控的阻击战,在大考中交出海院人的合格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