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海院共成长003 | 任国强、周淑婷:同沐诚毅 接力成长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4-22 09:10:19   打印本页

  今年,学院将迎来百年华诞。为了做好庆祝建校100周年宣传报道,展示百年树人取得的历史成就、成功经验,进一步激励广大师生、全体校友回望历史、展望未来,我院从216日开始举办“我与海院共成长”征文活动。在此期间,我聆听了19547月毕业于集美水产航海学校高29组(乙)航海科的任国强校友担任我国第一艘《渔政壹号》船长的故事。

任国强爷爷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渔政事业,用无怨无悔的坚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他用实际行动践行“诚以待人,毅以处事”的校训,心甘情愿为宣示祖国领土主权、维护海洋权益和促进祖国渔业生产发展贡献自己的青春年华。

他这种“舍小家,顾大家”的精神让我想到了那些站在防控疫情第一线的战士们,他们无声而有力地做好防控疫情工作,自觉践行初心使命,大事难事见担当,危难时刻显本色。“一家不圆万家圆”“舍小家、顾大家、为国家”是他们的真实写照。任国强爷爷和那些站在防控疫情第一线的战士们有着相同的正能量,他们的行动温暖人、鼓舞人、启迪人。

回想自己在海院成长的三年,我最难忘的莫过于在学生会锻炼的时光。从大一到大三,从一名部门干事到学生会主席,沿途有知己好友,有美丽风景,但也遍布荆棘。刚开始做团学工作时,我一头雾水,要怎么组织这些独立的部门一起开展活动?要如何带领大家把学生组织做好做强?要如何整合资源,做到资源利用最大化?刚开始,我常常一问三不知,在团学工作中晕头转向摸不着头脑,经常垂头丧气,找不到方向,甚至自我怀疑: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好组织交给我的任务?直到真正跳出自己对自己的界定后,我才发现问题所在,并找到解决的办法。原来校主陈嘉庚先生一早就把答案告诉我了:待人要真诚,做事有毅力。只要方向没有错,坚持不懈,就算脚步慢一点也没有关系。毕业后,我也将学习任国强校友,遵照校主陈嘉庚先生叮嘱的“诚毅”校训,坚持“诚以待人、毅以处事”,永远以它为我做事做人的准则和标杆。


接下来,我想与大家共同分享任国强校友担任《渔政壹号》首任船长的精彩故事:

19547月,任国强校友毕业于集美水产航海学校高29组(乙)航海科。他说,在成长过程中,最难忘的是担任我国第一艘《渔政壹号》首任船长的经历。

南海西沙、南沙群岛及其海域渔业资源丰富,自古以来是我国的神圣领土和渔民世代作业的传统渔场。建国初期,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军舰开始侵犯我国领海及岛屿,外国渔船也进行非法捕捞作业,损害我国海洋合法权益。为扭转此严重事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广东省水产厅成立了“西南沙水产资源调查队”,1961年由湛江专署水产局筹备并建立我国第一艘《渔政壹号》指挥船。谁来承担《渔政壹号》首任船长最合适呢?经组织部门考察,认为任国强爱岗敬业、责任心强、驾驶技术过硬、安全无责任事故、群众关系好,决定由他担任首任船长,从19611967年,整整七年的时光。

《渔政壹号》指挥船是一艘铁壳约300吨的旧船,设备非常简陋,除了装有一部3000瓦大型电台(普通船舶只安装250-300瓦的小型电台)供收听远距离气象报告外,只有苏式鱼探仪和老式六分仪及天文钟各一部,更没有“雷达”等先进设备,但却承担着繁重的任务:巡航南海西沙海域,宣示我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调查水产资源,保护海域正常的渔业生产秩序,保护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等等。中央水产部等有关部、委及北京记者也曾随船到西沙考察,广东省水产厅厅长舒光才和湛江专署水产局长欧培也曾随船到渔场考察渔民生产情况,并指示“若遇危险天气,要注意做好保护渔民性命财产安全”等。每年的南海热带风暴多发期和冬季的东北季风期间,南海海域就不是风平浪静的太平景象,而是狂风暴雨,最大风力达12级以上和46米浪高的巨浪和狂浪区。当热带风暴或冬季东北季风来袭之前,《渔政壹号》就要想方设法赶赴渔场(有时在渔场作业的渔船多达1000多艘)通知渔民停止作业和督促他们提早返港避风。当通知任务完成时,热带风暴已经来临,《渔政壹号》却要面对排山倒海、铺天盖地的狂风暴雨和巨浪袭击,有时被推向浪峰,像悬空一样;有时又沉入谷底,像跌入深渊,船体毫无规律的摇摆,处于十分危险和惊心动魄之中,许多船员因晕船而蜷缩在床上,厨工无法做饭。遇到如此困难的时候,任国强说他总是想起1953年开学典礼时,陈嘉庚校主对学生的教诲,永远铭记“诚以待人、毅以处事”的校训,别人躺下了,他是船长,是集美水产航海学校毕业的,虽然也晕船,但必须坚毅地站在驾驶台上,像一名战士不能离开战斗岗位。有一次,他坚守岗位昼夜不分长达78小时,一直到热带风暴移走为止。热带风暴过去了,新的战斗任务又开始,有些未能及时避风的渔船,脆杆、风帆被打坏,或机器出故障失去动力不能航行,渔民性命处于岌岌可危之中,无助得让人心痛,困难得让人动容。《渔政壹号》既要防止两船相撞,又要以高超的航海驾驶技术救助渔民,把他们拖回海南岛八所或白马井港口,使渔民脱险。如果有多艘渔船出故障,就要发动群众,由正常的渔船帮助有故障的渔船解决困难。许多渔船在最无助的时候、性命受到严重威胁时,得到《渔政壹号》无私救助。他们深得渔民的赞誉,许多渔民热泪盈眶,高呼:“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感谢《渔政壹号》救了我们的命,永远铭记在心。”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渔政壹号》全船员工以精诚合作、全力以赴,以小善积大德的精神,深得广东沿海广大渔民深度好评。任国强也被广东省水产厅授予“省水产系统先进生产者”称号。

每当驾驶《渔政壹号》到西沙宣示海洋主权时,任国强都会倍感骄傲;每当《渔政壹号》救助一艘艘渔船时,任国强都会倍感鼓舞;每当《渔政壹号》解救每一艘渔船于危难而脱险时,任国强都会倍感振奋。因为这些努力和成绩都在记录着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学生的青春和梦想。

回想过往种种,虽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也没有荡气回肠的豪言壮语,但任国强坚持厚德敏行地辛勤劳作,工作环境差,生活艰苦,从不叫苦。他习惯以船为家,爱岗敬业,和船员打成一片,亲如兄弟。40多年的海上经历,工作、生活范围十分狭窄,给语言设置起了一道天然保护层,保护着“乡音无改鬓毛衰”的游子心态。他讲的是带有福州口音的多种(海南、湛江、广州、普通话)混合语言,船上有湛江人讲的是湛江土话,救助渔民讲的是海南话,回家讲的是广州话,和单位联系讲的是普通话。

因为长期坚持在船上工作,任国强的爱人于19641967年两次生小孩,而他都没有办法回家照顾。那时处于经济困难时期,许多商品都要排队和凭票供应。他爱人十分理解和支持,一方面既要上班工作另一方面又要带小孩,困难重重,全靠家人支持解决。但任国强始终认为,家务事和工作相比较,还是应该把工作摆在第一位。他心甘情愿为宣示祖国领土主权和维护海洋权益、为祖国渔业生产的发展而贡献自己的青春年华。(任国强校友事迹由黄启锵校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