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海院共成长004 | 马振辉:母校恩、校友情,“诚毅”伴我行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5-26 14:14:51   打印本页

​  【编者按】今年,学院将迎来百年华诞。为做好庆祝建校100周年宣传报道,展示百年树人取得的历史成就、成功经验,进一步激励广大师生、全体校友回望历史、展望未来,我院从216日开始举办我与海院共成长征文活动。

  第四期,让我们一起聆听来自马振辉老师的成长故事。

母校恩、校友情:“诚毅”伴我行

  我已到耄耋之年,在母校百年华诞之际,更加怀念校主和恩师,是“诚毅”精神激励我为水产和教育奋斗了一生。


  1954年我初中毕业,填报吃饭不要钱的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就读养三组。那时蒋机经常空袭,到校就要开挖防空壕,不管白天黑夜,警报一响就要躲进壕中,次数多了,干脆就地挂起黑板上课,那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和磨练。

  三年里,校主拄拐巡视校园的慈祥容貌和纯朴言行,让人记忆犹新。他在福南堂讲述南洋经商、倾资办学、支援抗战的历程;回忆在延安看到毛主席和官兵们披荆斩棘、挥镢开荒时,就断言:“中国的未来是共产党的”。建国后,他向中央要求修建鹰厦铁路,早日解放台湾。他勉励师生牢记“诚毅”,为国效劳。


  我家贫困,享受学校的免费伙食和每月三元甲等助学金,假期也是留校蹭饭,春节还有丰盛的饭菜和文娱。海堤未建成,偶尔周末回一次都是从集美渡船高崎或退潮时露出填海的石块到高崎,步行来回。三年里,我学到了全面的专业知识和生产技能,为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1957年分配到宁德,在二都养殖场,我首先要学会一腿跪、一脚蹬的“泥马”。每天往返遥远的贝类养殖区,筑埂平畦,播苗收成。寒冬被冰冷的泥浆溅满全身,酷暑扛着“泥马”,踩着软泥在晒干的滩涂上步行。有一次在低潮区劳动返回时,被快速的涨潮紧追身后,到达岸边已经筋疲力尽,水淹半截,至今心有余悸。正是“诚毅”精神的激励,我才能在艰苦磨难中掌握生产技能,也学会了宁德方言。

  为了解决数千亩池塘、水库养鱼的苗源,领导派我筹建淡水鱼种场。我运用学习的各种知识,完成了选址、测绘、设计、施工到建成投产,并取得各种鱼类人工繁殖成功(向县委报喜了)。在抓好漳湾、东湖塘鱼种场生产的同时,我走遍了全县山区沿海乡村,指导群众放养管理,防治鱼病,使淡水鱼产量大幅提高。

  省水产局在七十年代为提高我省蛏苗产量组织了蛏苗歼灭战小组。我在宁德主产区进行多年,对群众广泛宣传,狠抓親贝留种和推广平畦预报,使全县蛏苗年产量达到一、二万担,供应省内外养殖。19823月荣获国家农委、科委颁发的《农业科学技术推广奖》。

  二十年的勤奋工作得到领导和群众的赞誉,要归功于母校的培养教导。我用感恩之情积极帮助母校老师安排学生在宁德的海、淡水养殖实习和招生工作。

  1976年母校复办养殖专业,省水产局帮我调回母校任教,结束了一家四口三地分居的困境。那年,向朋友借住阳台上搭盖的小房间被冰雹砸碎了瓦片,校领导及时派人为我盖上“油毛毡”,我才免受雨水淋床,渡过难关。为了报答母校,我每天起早步行东渡渔港的“草棚”上班,下午翻山仙岳校区劳动,晚上在门边的灶旁备课编写讲义。我担任了20多个班级和培训班的课程,每年有三个多月带学生到各地鱼场、水库实习。经过水院两年进修,我先后编写了淡水、池塘、水库养鱼和省职中、农函大教材8册,到过上杭、漳浦、宁德、集美等地扶贫和培训。1996年有三次在省人民广播电台《对农村广播》节目录音播讲。1986年被评为“省农村青年实用技术培训先进个人”,1988年被省水产厅评为“水产科技科普推广先进个人”,1991年获得集友陈嘉庚教育基金奖励,1998年获评本校“优秀教师”称号。

  在实习中,我结合多年的生产经验,培养学生实际操作,和大家一起挑粪施肥、下水拉网,夜间观察、催产孵苗,长途运输,科研实验,促进了各个实习单位增产增收。1981年在漳州鱼种场首次突破我省青鱼人工繁殖难关(陈忠信在厦门日报报道)。我还撰写了青鱼人工繁殖、池塘溶氧变化、食盐水防治鱼病、鳗苗暂养技术等刊于我校19811982年《水产科技》和1986年《集水学刊》。

  在教书育人的同时关心爱护学生。1983年受命担任班主任,我在暑假把几个脏乱的学生宿舍和木床全部清洗晒干,迎接新生入住。1985年学校为水产进出口公司暂养鳗苗,大年三十,我离开家庭,骑着单车,从厦港载了80斤冻鱼到集美下梧与留校的同学一起过年,晚上值班。有一次班级聚会,得知古田一个学生贫病交加,我托班长捎去微薄的慰问和鼓励。

  有一次我带学生在外地实习,七岁的女儿在思明小学放学未归,急得老婆四处瞎找无果。到九点多才看到一个年轻人骑车把小女送到我家。原来是下班人多,个子小,视听不清,车到湖里,盲目下车,四处荒凉,惊慌大哭。幸得那好心人辛劳帮助,老婆惊喜失措,忘问恩人。直到我回家知道此事,只能借助报端感谢恩人,聊作自慰。

  全班同学,一别50年,音讯全无。2007年,我千方百计联系到离别半个世纪的同学,举办了“养三组毕业50周年聚会”,来自各省和港澳,白发苍苍、容貌全非的同学与老师们握手相拥时,都激动得含泪难言。在集美鳌园,总会林忠阳为大家深情讲述《华侨旗帜、民族光辉》陈嘉庚的生平伟绩,同学们深受教育和感动,誓言铭记“诚毅”,永远报效祖国。我署名“英辉”写了报道,登在2008年海院报。

倒数第二排右起第六位为马振辉

后排右起第十位为马振辉

  2006年我参加星海合唱团在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中获得金奖。2008年组建南湖歌友会,已经十二周年,有百余人,每周三次活动。先后举办过汶川、玉树抗震救灾募捐歌会和喜迎北京奥运、抗战胜利70周年、毛主席诞辰120周年及每年的节庆专场,得到上级支持和群众欢迎。组织歌友旅游、登山、会餐……2010年,被市退教协授予五个一活动先进个人

图为厦门市政协领导向南湖歌友会赠送《爱国歌曲100首》50本

图为马振辉接受厦门卫视记者采访​

  2009年妻患胃癌,经过手术和10多次化疗、放疗、呼吸机抢救,终于康复。艰难的岁月得到校友和歌友们的关心资助,我将终生难忘,不停工作。

  虽然加入农工民主党,但我时刻以共产党员严格要求自己。每年国庆为农工党思明基层委赠送数百面国旗给歌友群众。尽我所能参与校友会工作,每年都与歌友为春节校友联谊会表演声乐,与大家高唱《集美学校校歌》。我与教过的班级都有微信交流,并争取各种机会与学生见面交谈。我为他们事业有成骄傲,为他们情系母校自豪,也为他们遇到的困境呼吁求助。在获得学院授予“老骥奖”的时候,我衷心地感谢母校!感谢校友!